快捷搜索:

男人的眼泪,这世上最悲伤的眼泪

有好几次,放牛回家后,父亲手持竹条

看着手里深红色的小本子,我没办法压抑自己的情感,只能选择哭泣来表达他站在我的面前,再也控制不住了吧,偷偷抹眼泪,这次是我亲眼看见他在我面前哭了,还不停地控诉我的过错,说我多不负责,说自己也不负责,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选择了离婚,没有因为小孩子而委曲求全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次生离,而我,却想起另一个男人的眼泪,而那次,是……

炎热的夏天到来之前,下了一场暴雨,村子里坑洼的地方都变成明晃晃的水塘弟弟喜欢偷偷和小伙伴们去游泳,虽然父母一再严令,不准去,年仅9岁的他却不太听话

让他把手臂露出来,用指甲在皮肤上划一下,如果出现白色的线条后,就用竹条狠狠地抽他的小屁股每次看得我心惊肉跳,以为这样子他会听话些不再去玩水了一天中午,午饭后,太阳像似要把大地烤焦了一样,父亲饭后喜欢在沙发上小睡一下,正好那天有客人在,他便和客人聊天

我刚参加完小升初的考试,无事可做,便帮着母亲剥豆村里的何小勇大汗淋漓向我家屋里跑:“叔,海儿落水了,你快去看”我父亲从沙发上跳下来,鞋子都没穿上便向外冲,边跑边问:“在哪里在哪里?”母亲愣了一下,便起身跟随,客人也随着去了

家里一下子没人了,我想我应该看家我就这样坐着,静,周围一下子静极了,哪怕那蝉鸣有多讨厌,我却觉得静极了父亲点烟的煤油打火机被我拿起,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便拿着打火机祈祷,如果我一下子打燃了,我弟弟肯定会没事,如果打不燃,不,我止住这样的念头,不可能打不燃

11岁的我,瘦瘦小小的,我要用我最大的力量来做这件事,我一定要把它打燃了我努力了无数次后,拇指都扳痛了,却只看到一点点火星,我安慰自己,父亲都不容易打燃的,我干嘛信这个,把打火机丢弃一旁我忍不住去想一切坏坏的可能,也狠狠的骂自己不要乱想……

由远及近,乱哄哄的人声朝着我家涌过来,我站在家门口,一动不动,我看着父亲怀里的人,那是我弟弟,像睡着了一样有村民跑进牛圈,把大水牛牵出来,父亲把我弟弟放牛背上,说是担着把吞进去的水吐出来,在这之前,我四叔小叔都已经做过人工呼吸了

半晌,我想象着弟弟能动一下,父亲又把弟弟抱下牛背,放地下继续做人工呼吸村民跑进我家灶房,弄了好些煤灰倒在院子里,让父亲把我弟弟抱过来,头朝南躺着,我看见弟弟的鼻孔流了一些血出来,父亲用手帮他擦掉,静静地跪在他身边村里的女人们陪着母亲坐在石阶上,母亲不停地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