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为亲人做饭,多么幸福的事

我新的工作单位是那种“朝九晚五”的工作模式,上下班时间规律,而且一年里难得出个差,加个班,这让我有充分的时间料理好一日三餐

身边的很多人会说:当过兵的人都会做饭!

关于这个说法我不抬杠确实,我的不少战友对烹饪有独门绝技,即使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到了宾朋满座的紧要时刻,他便会闪亮登场,一展厨艺,拿手硬菜道道惊艳,至上桌时,色香味形俱佳

军人会做饭,应该跟曾经的部队生活有很大关系部队(尤其是基层部队)是集体就餐制,食堂的工作人员除去少数固定的厨师外,每个人都有下伙房帮厨的机会,而军营的战友来自天南地北、五湖四海,口味是五花八门,菜品的做法也是全国汇聚,淮扬菜的甜、湖南菜的辣、四川的麻、广东菜的鲜,等等,一览无余,一品天下不断接触各种烹调方式,品尝各色风味,让每个战士不自觉中成了半个大厨!

我也当过兵,时间不长不短——22年;在部队我当过司务长,管理过连队的伙食,当然我也会做饭,不过,我的下厨历史更“悠久”,要倒推到40年前——这和我的家庭有关

我7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家里剩下我们爷四个——父亲,15岁的哥哥,我,还有我的六爷(父亲的六叔,聋哑人,没有婚育,一直跟着我家生活)父亲在母亲生病前从来不会做饭,母亲去世后没办法,只能边学边做,可是一边忙地里的庄稼活,一边忙一家老小的吃喝拉撒,哪能两边兼顾?那时,能吃上口热饭,我们爷四个就挺知足哥哥那时上初中,慢慢接过做饭的重任不好言语的哥哥由于母亲的去世,变得更加内向沉默,但是对于厨艺,他好琢磨、好钻研,很快饭就做得像模像样(后来哥哥通过多次进修学习,成为一名专职厨师,在我们当地小有名气,现在一直经营自己的餐馆)不过,“饭来张口”的好日子,又很快过去,因为哥哥考上高中,要到几十里外的中学住校就读,不得已,父亲再次“重操旧业”,全家又回到食如嚼蜡的状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时我刚上小学不久,应是疯玩傻皮的年纪,不过家庭的变故让我比同龄的孩子早熟许多,父亲家里家外的疲于奔命,我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开始是瞎着急,有一天突然脑洞大开,我为什么不能学着做饭呢?

记得我做的第一顿饭是一锅“惨不忍睹”的窝窝头

那天中午我瞒着父亲学着哥哥的样子发了一盆玉米面,下午早早放学回家,那时父亲和六爷都还没有下班,我想给他们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我照猫画虎地给已经发酵的玉米面里添面、揉面、团窝头,最后的程序是下锅蒸,这期间我忘了一个关键的环节——就是放碱面那时农村蒸馒头、蒸窝头都是用老面肥发面,必须添加碱面中和才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